http://www.bojinch.com

云文渡船的船夫

云风
缅甸铂金城:
 
云文是个学生,这些天来正好是假期,于是他决定下乡去玩玩,经过朋友推荐,云文来到一个名叫木村的地方,这里世外桃源,空气十分清新,呼吸一口就如同神仙灌顶一样,云文很是乐此不疲,他很喜欢去河边玩,村里附近正好有两条大河。
 
朋友却再三叮嘱,不要去村东那条河,村南的可以去,说是村东那边经常发生溺水事故,大家觉得那里有不祥之兆,云文不以为然,认为这是危言耸听,他向来不相信怪力乱神,觉得那都是以讹传讹的故事。
 
但是,满心不相信的云文,第二天就下河去玩了,开始在村南的那条河玩了一天,没什么事发生,熟悉水性的云文,还在深水区潜水,如鱼得水,游刃有余,回到村里,云文洗了个热水澡,痛痛快快睡了一觉,来到村里的第三天,云文开始在村附近转悠,他喜欢爬山,爬了好几座山峰。
 
正值下午时分,天气燥热,云文又忍不住想要去游泳,顺着村东的小道,云文往另外一处大河而去,来到这座大河,方知河水的宽阔浩瀚,比起村南那条河广袤了许多,而且水流湍急,很是有挑战性。云文脱下衣服,朝河水中扑通一下,跳了进去,极其善水性的他,在水里做着各种姿势,即便水流滂沱,也毫无压力。
 
云文耸耸脑袋,从水里冒出头来。就在这时,他看到一艘渡船往远处徐徐开来,上面是个戴着斗笠的农夫,看不清脸色,他一下子来了兴趣,连连挥手打招呼,渡船上的农夫却没有说话,只是船渐渐朝云文而来。
 
云文觉得是这农夫耳朵有些背,也不在意那么多,待渡船到了身旁,他用力一撑,就爬上了渡船,他拍拍农夫的肩膀,正要打个照面,却感觉农夫的身上冰凉冰凉的,没有一丝人烟气。云文觉得有些奇怪,在这个炎热的夏天,按道理应该满身大汗才是,怎么会感觉到冷?
 
就在这时,农夫僵硬的身体转了过来,低垂的头颅微微扬起,露出怪异而狰狞的笑脸,那笑容仿佛不是活人一般,阴冷刺骨,极其渗人,云文大叫一声,接着是哗啦一声,水花四散,云文跌入了水中。
 
感到奇怪的是,云文明明会水性,却是挣扎得起不来,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将他按在水中,他用力睁大眼睛,眼前哪有什么渡船,船夫?而他的脚下似乎有千斤石头,不停地拉他下水,挣扎了不久,云文就沉入河底了,再也没能起来。
编辑:缅甸铂金城

相关文章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