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bojinch.com

元中高明的医术

元中
缅甸铂金城:
 
从前,老老年间,济仁药铺是个老字号药铺,名声不错,买卖也算兴隆,但最近济仁药铺却遇上了麻烦。
 
这天中午,药铺老板仁怀正在给人看病,忽然一个伙计慌慌张张地跑进来,大呼不好,并给他一封信,仁怀展信一看,只觉天旋地转。
 
原来这是一封勒索信,信是当地土匪头子段飞送来的,段飞在信上说绑架了仁怀的长子方文,如果不拿出一万两白银,就撕票。仁怀经不起这种打击,当即昏了过去。
 
这时,仁怀的小儿子元中进来,赶紧施救,半晌,仁怀才醒来,让元中想办法。元中说:“爹,如果按照段飞的要求,我们必定倾家荡产。”
 
仁怀说:“就算是倾家荡产也得救你大哥啊。”
 
元中想了想说:“爹,我有一个更好的办法,不用倾家荡产,还救得了大哥。”
 
仁怀着急地说:“那还不快点说!”
 
元中说:“你在家装死,然后再由我去把大哥换回来。”
 
仁怀听后连连摇头,装死容易,可用一个儿子去换另一个,有何不同?况且论医术,元中还略胜方文一筹,如此一换,是否不妥。元中却笃定地说:“爹,您就放心吧,我自有妙计。”
 
拗不过元中,仁怀只好勉强答应,并一再叮嘱他小心。
 
得到父亲同意,元中略做准备,便来到段飞山寨门前。
 
段飞听说元中来了,万分高兴,以为是来送钱的,他赶紧迎了出来。可等他来到门口,见元中两手空空,便恼怒道:“我要的一万两白银呢?莫非你带的是银票?”
 
元中笑着回应:“一无白银,二无银票,只有贱命一条。我是来换我哥方文的,你把他放了,我来当人质。”
 
段飞万分不解,问这是为何。元中说:“一万两白银不可能轻易筹到,先缓几日,我哥自幼吃不了苦,所以我来替他。”
 
段飞眼珠一转,当即答应,叫人把方文放回,将元中留下。元中被带进山寨,段飞非常客气,命人好好款待。段飞得意地说:“施大夫,既然你来了,就别走了。我知道,那一万两白银非把你家弄得倾家荡产不可,你不如就留在我这里吧,我正好缺一个你这样的名医,保证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 
元中冷冷一笑,说:“你怎么知道我家会倾家荡产?我一分钱不给,你照样会把我放了。”
 
段飞冷下脸说:“这里是我的地盘,放不放,我说了算。”
 
元中说:“可是给不给贵公子治病,却是我说了算。我爹听说大哥被你绑架,伤心而死,现在能治你儿子病的人就只有我一个了。”
 
段飞暗吃一惊,原来他之所以对元中如此客气,是因为他的独子得了一种怪病,每月初一都会疯癫发作,如果不吃施家的药便不能控制,段飞本想把元中永久留下,没想到元中竟然以此要挟自己。
 
元中说完,便大摇大摆地朝门外走去,段飞想拦,可真怕得罪了这个救星,他大吼一声把元中叫住:“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何要绑架你大哥吗?”
 
元中摇了摇头。段飞说:“是你大哥求我这样做的,他答应事成之后给我重谢,否则我也不会冒险得罪你施家。”
 
编辑:缅甸铂金城
 
元中回到家,并未声张,哪知当天夜里便发生意外。原来方文得知元中归来,便雇凶手,打算趁他熟睡时把他杀死。可凶手刚到元中卧室,就被事先埋伏在那里的人抓个正着。其实元中一回家,便将段飞所说告诉了父亲仁怀。
 
仁怀不信大儿子会做出如此禽兽不如之事,便带着家丁在此等候,没想到方文果然带人来了。
 
方文见事情败露,气急败坏,竟动起手来,要把仁怀和元中全都杀死,幸亏家丁多,才把他制伏。
 
仁怀不解,问方文为何要这样做。
 
方文已是破罐子破摔,冷冷说:“我自幼受宠,养尊处优惯了,根本没学到什么医术,等长大才发现,我在家里失去了地位,尤其是输给了医术高明的弟弟。如果照此下去,家产必定全是弟弟的。所以,我只好出此下策,串通土匪,监守自盗。”
 
听方文说完,仁怀老泪纵横,想不到真应了那句话,惯子如杀子。可事已至此,他后悔也没用了。
 
这时,元中在一旁说:“大哥,你这是干什么?如果你想要家产,我一文不要,全都给你便是了。”
 
方文脸上转惊为喜,说只要元中立下字据,并马上离开济仁药铺,就会结束这场闹剧。
 
元中为顾全大局,当即答应,写完字据,转身便离开了施家。
 
仁怀虽然伤心至极,可也没更好的办法,兄弟两人这样斗下去,迟早会出人命,有一方退出,未尝不是件好事。
 
很快,方文成了济仁药铺的老板。仁怀则因为对方文心灰意冷,云游四海去了。
 
这天是当月初一,段飞因为儿子旧病按发,又找到了济仁药铺。方文听他说完病情,便说:“放心,有我施家祖传秘方,陆少爷可以高枕无忧。”说着,他便把秘方拿出来,照着方子开药。
 
段飞见状,一把将药方夺下来,哈哈大笑说:“施老板,你可真够蠢的,方子在手里这也叫秘方?既然到我手上,就不麻烦你了。”说完,命人对施家好一顿抢掠。
 
这一切竟似在方文意料之中,他笑着对段飞说:“你觉得抢了方子,就能高枕无忧吗?”
 
段飞只当他是虚张声势,带人扬长而去。方文摇了摇头,对身边人说:“过不了几日,他还会回来的。”
 
果然不出方文所料,没到一个月,段飞又来找方文,见面就给他跪下,说秘方作用有限,儿子疯病发作把药方吞吃了,求方文重开药方,救儿子一命。
 
方文摇了摇头,不加理会。段飞无奈,只好答应返还施家被劫财产,让方文伸出援手。
 
方文却说:“陆寨主,治疯病的秘方只有元中知道,我知道的仅是皮毛。不过,我可以每天去一次山寨,帮少爷稳定病情,要想根治,还得找到元中才行。”
 
段飞无奈,只得一边让方文每天到山寨给儿子治病,一边派人四处寻找元中。
 
一天,方文正在给陆公子看病,突然有人来报,说找到了元中。段飞赶紧让人把元中带进来。元中一见方文,脸色大变,怒道:“我已把家产全部给你,为何还要为难我?”
 
方文知道弟弟脾气倔强,便提出把元中带回家里,商量好了,再来给陆公子诊治。段飞想想也无他法,就答应了。
 
方文把元中带到家,元中又对大哥一顿训斥,骂他不守祖业。方文待弟弟骂够了,才问道:“你为何不根治陆公子的病,而是让他每月复发一次?”
 
元中冷冷地说:“这就是我守祖业的良策,我们无力除掉土匪,但为自保,必须得想制衡之策。以前施家之所以能太平无事,正是因为我每次给他开的药都少一味。”
 
方文突然哈哈大笑,说:“你想过吗?土匪如果找到一个高人治好了陆公子的病,你怎么办?”见元中不响了,方文又说,“我也在守祖业,不过与你相反,不是制衡,而是制伏,我要把整个山寨铲除!”
 
元中不相信大哥的话,更不相信大哥有这个本事。方文说:“我本想让你置身事外,但我也想赌一把,所以把你找了回来,我要让你亲眼看看,大哥是如何不费一兵一卒,就制伏悍匪的。”
 
元中将信将疑,哪知不到三天,施家伙计来报,说段飞前来拜访。
 
话音刚落,段飞已进了门,“扑通”一下跪在地上,向施家两位兄弟求救。这几日段飞的山寨发生怪病,匪徒们个个腹痛难忍,段飞也未能幸免。
 
原来,段飞的山寨易守难攻,官家也无法剿灭,于是这伙匪徒便为所欲为。段飞虽是土匪,但却奸诈无比,不轻易相信外人,更不允许外人进入山寨。方文虽然医术一般,可却对土匪经常騷扰百姓恨之入骨,一直想把匪患根除。为达目的,他先和段飞上演一出假绑架,换取段飞信任。哪知半路兄弟来救他,打乱了他的计划,于是又制造兄弟、父子不和的状况,把元中和仁怀都赶走,这样无人能治陆公子的病,段飞就只能让方文每天进出山寨了。前些日子,方文趁给陆公子治病之机,暗中往山寨的水井里放入药物,造成匪徒们集体中毒。如今他们毒发,只能束手就擒,被方文他们送进官府。
 
元中了解真相后,对方文赞叹道:“大哥,我是医病,而您是医本,您真是医术高明啊!”
 
编辑:缅甸铂金城

相关文章阅读